搜谱社区娱乐休闲区快乐聊吧 → [灌水]我的广东音乐情结


  共有35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灌水]我的广东音乐情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梧桐捞月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无 等级:搜谱学前班 贴子:10 谱币:1544 点券:0 登陆:24 积分: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21/2/2 15:04:00 登陆:2021/4/15 16:13:00
[灌水]我的广东音乐情结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2/3 9:42:00

三十多年来,我养成一个习惯,就是遇到自己不懂的问题就上网搜索。从网络上我了解到,广东音乐最初形成于清末民初(19世纪末及20世纪初),早先主要流传于广东省珠江三角洲,但其发展迅速,不久即风行全国,在港、澳及东南亚各国华侨聚居的地力也很盛行,在20世纪20-30年代达到鼎盛。2006年,广东音乐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广东音乐是在广州以及珠江三角洲一带民间流行的曲调和粤剧伴奏曲牌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广东音乐以发音清脆明亮的粤胡(又称高胡)为主奏乐器,并加入扬琴、秦琴、洞箫、笛子、椰胡等丝竹乐器。广东音乐具有活泼、明快、风趣、诙谐、间或哀怨的神韵。 广东音乐的代表性曲目有《雨打芭蕉》《旱天雷》《双生恨》《三宝佛》《步步高》《平湖秋月》《娱乐升平》《赛龙夺锦》《鸟惊喧》《醉翁捞月》《七星伴月》《醒狮》《岐山风》《焦石鸣琴》《鸟投林》《春郊试马》等。 我对音乐属于门外汉,就像俗话说的“缺乏音乐细胞”。记得小时候,受音乐老师的影响,恳求父亲给我买了一支竹笛——那时这可能是最便宜也是最简单易学的乐器了吧?——开始学习吹笛子,我这几只笨拙的手指僵硬地按着笛筒上的“窟窿眼”,总算可以吹出极为简单的曲调。后来我还学习过吹口琴,这可比笛子难吹,因为口琴的“窟窿眼”又多又小,我的嘴虽然不像河马嘴那样非常大,但还是一口气吹进几个“窟窿眼”,随之发出混乱不清的音调,至于“伴音”的技巧就更不会了。我甚至还曾经企图学习拉小提琴,不过因为小提琴售价很贵的,我哪里能够买得起?只是在别人休息时,我趁机拿起人家的小提琴,夹在左肩膀和下巴颏之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肩膀或者下巴颏生长得“不规范”,还是其它原因,总也夹不好,达不到要求——凑合着胡乱拉几下,发出一阵“杀鸡”的声音,吓得我自己赶快放下小提琴,仓皇而逃了。 尽管如此,我也不是绝对没有音乐细胞,就是我在闻喜县读高中期间,我班参加全校的晚会演节目,我还是“主角”哩!这可不是吹牛喔。当时我们演的是“眉户戏”,当地发音为“迷糊”,这是流行在邻省陕西眉县和户县一带的地方民间小剧种。我们演出的剧本是我们班的语文教师李老师创作的,剧名叫《审椅子》,故事大概是:一个在解放初期被斗争打倒的地主分子,将一本“变天账”秘密隐藏在一把椅子的底座夹层里,妄图寻找机会向贫下中农翻案倒算,最终被揭发批斗。剧中角色就只有三个人,我扮演的角色正是这个“地主分子”。因为“眉户”是地方戏,所以这要求使用陕西话或者运城地区的方言演唱,可是我出生在垣曲县古城镇,我们的方言与“运城话”相差很大,所以我不会讲“运城话”,但是为了演出节目,也只好逼着鸭子上架,凑合了。嘿,还别说,虽然我的口音不对,调子也唱不准,但是我的表演才能得到尽情发挥,把一个反面角色丑化得活灵活现,引得台下的初、高中同学们一个劲地为我鼓掌,齐声叫好! 不止这些诶。1965年农历春节前夕,闻喜县政府召开全县财会工作表彰大会,为了祝贺会议胜利召开,特在会议结束的当晚组织一次晚会,指定闻喜县中学上演一出节目。我校音乐老师郭东迟老师是吹笛子高手,曾在某次高级别的大赛中获得第一名,那是全县闻名。郭老师召集几位平时喜欢拉二胡、吹笛子、敲扬琴等乐器的老师,组成乐队。郭老师真实慧眼识珠啊,安排我演出表演唱《会计之歌》。 说老实话,我的唱歌天赋差强人意,特别是我的嗓子不争气,排练了几次,我的嗓子就开始嘶哑了,这下把几位老师可急坏了。幸亏有驻校医生及时给我注射了一针什么药,我才得以顺利登上舞台。 郭老师把我化妆为一个农村生产队会计的模样,头系一条白毛巾,身穿中式衣服,手里拿着一把算盘。在老师乐队的伴奏中,我轻快地走到舞台中央,一边表演会计算账打算盘的动作,一边高声唱道:“我的个算盘好呀么好伙计耶唉,……”。当然,我的表演受到与会观众(大部分都是会计)热烈鼓掌。不是我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至少我自己感觉就是这样哈! 喔,说到得意之处便会忘形,跑题了,还是说我喜爱广东音乐的故事吧。 我最初接触或者说注意到广东音乐,大约是在1960年的下半年,当时我上初中二年级,刚开始学习物理课程。我们的物理教师王新盘老师和俄语教师樊重华老师都是山西大学毕业,他们不仅教学水平高,而且对待学生和蔼可亲,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们。有一次,我去王老师的宿舍兼办公室送物理作业本,恰巧遇到王老师和樊老师正在用电唱机播放音乐。这乐曲声是那么悦耳赏心,令人陶醉,很快紧紧地吸引了我,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这种音乐的美好。我问王老师:“这是什么歌曲?”王老师说:“这是广东音乐。”我说:“太好听了!”王老师拿出几张黑色的唱片,说:“这几张唱片都是广东音乐。你如果喜欢,可以经常来听。”我非常高兴,就此便经常到王老师家里,用电唱机播放广东音乐。 我在那段时间里听过的广东音乐有:《步步高》《雨打芭蕉》《旱天雷》《饿马摇铃》等等好多,可惜过去几十年了,其它曲目名称记不得了。 对于广东音乐,我只敢说“爱听”,却绝不敢说“欣赏”,因为自己的音乐素养几乎为零,尽管“听”广东音乐“听”了几十年,有的曲目可以说“听”了无数遍,但是至今也不能够领会其中奥妙,更不敢妄加评论——我只能说:广东音乐就是好听! 广东音乐不仅使我享受到美妙艺术的熏陶,而且培养了我对民族音乐的钟爱之情。或许这就是我“听”广东音乐的唯一心得体会吧?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